2019年1月24日 星期四

有關『戳』你肚子,不要再罵了、、、


日期:2019/01/04
文:張東曜醫師

網路上偶有孕媽抱怨我拿探頭『戳』她肚子,讓她覺得不舒服,也擔心胎兒受傷。我被罵了二十年了,在此,統一回覆。

根據美國醫用超音波醫學會(AIUM)的技術文件(註一),腹部超音波探頭的操作有五個技法,我把它們翻譯成『滑、搖、斜、轉、壓』。原文是『sliding、rocking、tilting、rotating、compression』

其中,最可能引起誤會的是『壓』這個技法,其次是『搖』,再其次是『轉』。至於『滑』『斜』這兩個技法,應該比較不會引起誤解。不過,實務上,這五個技法,常常會合併出現。

『滑』,是指探頭沿著表現前後左右任意移動,例如在孕媽肚皮上移動,尋找要檢查的目標。
『搖』,是指定住探頭,然後順著探頭面旋轉,例如定在胎兒背部,靠著旋轉探頭,從頸椎一路顯像到尾椎。
『斜』,是指探頭從垂直於肚皮,轉成傾斜於肚皮去檢查,例如檢查胎兒近端的側腦室時。
『轉』,是指探頭以肚皮為鐘面,像時鐘一樣旋轉,例如檢查胎兒心臟時,非常需要用到這個技巧。
『壓』,是指探頭向下施力,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組織的硬度、推開氣體或組織等,例如要改變胎兒的姿勢時,或是要幫助辨別胎兒水腫時。


很重要,再說一次,這些技巧常會合併出現,尤其是困難的個案,甚至我必須兩手併用或請孕媽改變姿勢等,才有可能取到可以判讀的影像。

由於子宮是平滑肌,會不自主的收縮,孕媽不見得會有感覺,但是這些小收縮常會使胎兒固定在某一個姿勢,而卡住檢查的進度。有時候幾個『壓』的技法,就可以改變胎兒的姿勢,得以繼續前進,可以讓孕媽早點回家。但如果覺得不適,請務必現場反應,以做調整。

會傷到胎兒嗎?不會。第一,我看得到胎兒在那裡,第二,胎兒有子宮和羊水保護(還有你的肚皮),第三,您走動和子宮收縮等產生的力道不會小於『壓』的動作。

有時候,換一天來,就一切順利。子宮是平滑肌,你無法控制,胎兒還小,你也無法控制。但是,現場反應和EQ,孕媽和醫師,都可以控制。

註一:
AIUM technical bulletin. Transducer manipulation. American Institute of Ultrasound in Medicine. J Ultrasound Med. 1999 Feb;18(2):169-75.


相關連結:
台兒官網
台兒張東曜醫師粉絲頁

2019年1月19日 星期六

(2018/12/6) 意義(小玉家族-心靈雙DJ:張東曜醫師專訪 上集part4)





Part 4 意義

-----------------以下為訪談逐字稿

你與我的電台,寰宇廣播FM96.7。

張東曜醫師:專注的力量,我是台兒診所創辦人張東曜院長,你現在收聽的節目是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節目。

小玉:歡迎回到小玉家族心靈系列,心靈雙DJ的節目現場,在今天和小玉一起搭檔的貴賓是台兒診所的創辦人,張東曜院長,在上一段和院長聊到了,他為了要在台灣推廣胎兒醫學,那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一起將產檢跟胎檢分流,也想把這樣子的重要性分享給大家,所以他創立了這個台兒診所,那在這麼多年來,其實真的也是透過醫師帶著我們專業團隊的努力,現在大家的觀念就比較可以接受了,其實在過去,我聽過蕭醫師說過,在以前沒有超音波時代的時候,其實在產房外面,他會有一個紅燈跟一個藍燈,就是你生了男孩跟女孩它亮燈就會知道,可是慢慢慢慢之後有超音波,一開始大家的概念就像我剛剛一開始說的,他可能就把超音波就當成只是照相的一個工具而已,讓我看看肚子裡的小孩長什麼樣子,可是在張醫師呢,他所學習到的這樣子的這個胎兒檢查當中,那是一個非常那個照片,超音波裡面照出來的東西,其實是你可以完完全全的了解,跟掌握孩子的身體的狀態,我有看到一個案例我覺得很感動,就是有一個媽媽在懷孕的時候,後來在台兒發現說他有一個陰影,他有個兔唇,那台兒就馬上接手從孕期然後一直陪伴她,然後給她所有專業的一些訊息,然後在她生產完之後,也給她有計劃的陪伴,也甚至也後來幫孩子補起來了,我覺得這是讓一個產婦從一個晴天劈靂的打擊,然後到她安定了她的心,然後她用愛滿滿的方式去期待她孩子出生,我覺得那是一個整個生命的轉換,所以我真是覺得所推行的這個胎兒的超音波的專業的檢查,真的是可以改變非常非常多家庭的幸福欸,是不是可以請我們的院長和我們大家分享一下這個案例?

張東曜醫師:我先講為什麼這麼做,其實我做產前診斷那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換一個角度來想,假設這個世界上沒有產前診斷這件事情的話,我們回推到三十年前,沒有超音波診斷,那這些孩子其實都會生下來。

小玉:嗯,沒錯。

張東曜醫師:那麼沒有錯,他們會受一些皮肉之苦,那麼也許還有些人會有其他的併發症,不過,如果就單純的唇顎裂來講,他們可能就經過一些手術,他們可能會有不錯的生活這樣子,那當然有一些缺陷,不過其實他們也都存活下來了,可是到了有產前診斷以後,反而他們在產前診斷以後,如果就選擇拿掉,結果我會開始納悶,我產前診斷的意義在哪裡?

所以我覺得起碼要給孩子一個平等的機會,讓...沒有錯我們產前診斷,家長可能會有一些抉擇要做,那起碼要給孩子平等的機會,就是說,他起碼可以遇到相關科別的專家,幫我們把診斷做的更詳細,經由相關科別的專家會診,讓孕婦跟家屬做一個圓滿的決定。這是我的初衷,所以我們後來去年的時候成立了周產期資源中心,就是往這個方向在具體的去組合各專科的團隊這樣子,成立一個多學科的會議這樣子,給這些孩子一些資源,背景大概是這個樣子。

小玉:剛聽到張院長說,他想要起碼給在媽媽肚子裡面的孩子,平等的機會,很感動欸,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張東曜醫師:真的。

小玉:超感動的,其實在院長推行的這個胎兒醫學的過程當中,其實在台灣有很多的案例,就是胎兒還在媽媽的肚子裡面,透過這個輸血,也治療了這個孩子的疾病,然後有非常非常多,那我們剛剛其實特別提那個唇顎裂,我覺得張醫師真的非常有愛欸,就是他覺得每一個生命他都是非常珍貴的,不是只有我們大人可以決定,你至少要給孩子一個機會,好了不起。

張東曜醫師:謝謝小玉問這個案例,我覺得這個案例也給了我一些啟發,因為其實我剛剛有提到說我們現在診所其實高手很多,我們在員林有個分部,所以我們在十八週的時候,這樣的個案會讓我們的技術員就是我們的放射師先看過,他們看過以後,我們二十二週的時候,我們主治醫師會再複診一次,因為二十二週跟十八週的Baby比較起來,大概大了一倍半,相對會容易一些,所以有些診斷會比較好做,但是如果能夠提早做診斷也不錯,所以我們把技術員先排在第一線,那麼技術員先發現這個個案以後,跟我們回報,當然技術員他比較年輕他們就想說,那我們就安排,先看到主治醫師,先不要等到二十二週,你下個禮拜來,我們主治醫師會過來,那我會下去支援,沒想到她等不到下個禮拜,就開始跟我們Line來Line去,那因為那時候假日嘛,我太太接的Line,我就發覺說,她等不到下個禮拜,她就要去拿掉了,她就要去拿掉,那我們就開始擔心了,我太太就開始看她的掛號資料,發覺說這個媽媽年紀比我女兒還小欸,那我太太就不忍心了,她覺得好像自己的女兒一樣,好像等不到你下個禮拜去看她,她就要拿掉了,所以我們就動員了我們的行政人員,把他無論如何禮拜天再把她找到我們員林的分部去。

小玉:是。

張東曜醫師:我跟我太太就坐著高鐵下去這樣,那我們確定這個診斷,就把她做了些安排,讓她會診相關科別,然後給她支持,跟她家人溝通,讓她好好想想一些該做的診斷,是不是要先做完,先跟整形外科的人談過,也許孩子有不錯的機會這樣子,這樣子。我們在談的時候其實蠻辛苦的啦,對於我們說這個孩子就只有唇顎裂,最後其實最戲劇性的改變是,因為她媽媽帶著她去廟裡面,廟裡面的應該是乩童吧,跟她說,妳放心啦,妳媽媽做這麼多好事情,分一些福份給這個孩子,妳就沒事了。然後他們就決定留下來,我們的團隊一路支援她、陪伴她,然後幫她做轉介,然後我們的護理師團隊給她很好的支持,最後是happy ending。

小玉:真的,那是因為這個胎兒也是很幸運遇到了你們的團隊。

張東曜醫師:Due process 很重要,今天這個孩子如果是產後診斷,他一定、產後才知道她一定會接受治療嘛,生下來其實家長也沒得選,當家長有的選的時候,你所根據的應該是充份正確的醫學知識,而不是古大哥或者菜市場歐巴桑聽來的,道聽塗說;或者說是比較主觀武斷的偏見,應該要先讓專科醫師看過以後,再來給意見、再來做決定,我覺得這樣比較完美。

小玉:擁有這樣子的一個專業團隊,其實在發現的時候,這個團隊其實就給產婦和她的家人很多正確的這個醫療的觀念,那有了一個正確的一個醫療的方式,心也會比較踏實,那之後就是在醫師的完完全全的協助之下,我覺得這個孩子順利出生,那出生之後,又階段性計劃性的一個治療,對於孩子的這個治療,其實是蠻讓人感動的,但是因為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先可能台兒診所的創辦人張東曜院長,我們先聊到這裡,那下個禮拜呢,我們再繼續請院長和大家來分享,其實這個胎兒醫學其實你有特別提到,就是說要更早、更多、更好,到底要怎麼做呢?可以讓更多的人可以了解、然後也可以讓更多的人受惠,我們下個禮拜再請我們的院長和大家來聊聊,也請院長和大家分享屬於他的這個生活哲學,那我們今天就先謝謝我們的張東曜院長,謝謝您,謝謝。

張東曜醫師:謝謝。

小玉:各位親愛的聽眾朋友今天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節目也接近尾聲了,在我們這集邀請台兒診所張東曜院長的分享當中,如果您對胎兒醫學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或者是在節目當中有任何的收穫和觸動的話,小玉都能希望我們的聽眾朋友,可以到小玉家族為我們按讚、也留言和我們分享,小玉也會在小玉家族粉絲頁,透過文字和我們所有的聽眾朋友一起互相的交流,小玉也再一次的邀請聽眾朋友鎖定每週四晚間七點到八點首播,每週日上午十一點到十二點重播的小玉家族的系列,心靈雙DJ節目,我們一起分享台灣企業家及各行各業領域職人,他們動人的生命故事,不要艱辛的創業精神,透過他們的人生態度和生活哲學,一起品味不同的人生觀,相關的節目內容都可以上寰宇廣播電台的網站,或者是也可以在臉書搜尋小玉家族的粉絲頁查詢,那我們下週見囉,拜拜。

2019年1月18日 星期五

(2018/12/6) 菊花台(小玉家族-心靈雙DJ:張東曜醫師專訪 上集part3)




Part 3 菊花台

-----------------以下為訪談逐字稿
你與我的電台,寰宇廣播FM96.7。

張東曜醫師:專注的力量,我是台兒診所創辦人張東曜院長,你現在收聽的節目是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節目。

小玉:歡迎回到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的節目現場,在小玉身旁和小玉搭檔的這個貴賓,是台兒診所的創辦人張東曜院長,在上一段我相信很多的聽眾朋友呢,聽到了張東曜院長的生命歷程一定覺得非常的鼓舞哦,他總是把自己準備的非常非常的好,然後,當面對機會來的時候,他也非常的全力以赴,而且他也會勇敢的去選擇他自己想要的東西,然後他為了一圓這個留學夢到了英國,反而在英國然後遇到了一個非常好的老師,也帶給他一個全新的跟國際接軌的胎兒醫學的一個想法,那他把這個專業呢,帶回了台灣,在馬偕醫院工作了九年之後,他決定呢,去實踐他的另一個理想,就是創立這個台兒診所。但我們剛剛其實有跟院長聊到了,當時就是希望可以在把這個胎兒醫學的這個概念,可以再大大的分享給大家,所以才會想要創立這個台兒診所,那創立的初期有沒有遇到什麼樣子的困難?
然後我剛剛其實有特別提了一下,我很少看到一個診所,他的初心還放在那裡,2008年的初心還放在那裡,完全沒有去動它,然後當時他就寫了一段,就是說在這個地方只有一律用輕鋼架,輕隔間、塑膠地板,IKEA等級的傢俱,一本初衷的,因為我們只提供呢,孕婦最高品質的胎兒醫學臨床服務。哇,把所有的錢都花在孕婦身上,花在所有的教育訓練身上,當時你為什麼有這個想法?而且你就這麼勇敢的讓大家知道?

張東曜醫師:其實我覺得這樣做,是比較好,不過說實在一些,當時也真的沒錢。

小玉:沒錢,你也這麼勇敢的告訴大家?

張東曜醫師:那就要把反差做大,我想醫學這件事情,還是最重要一件是想回歸到專業。

小玉:是。

張東曜醫師:其實病患信任我們,是信任我們的專業,希望我們給他一個方向、給他一個判斷,我覺得醫生最值錢的部分,應該是他臨床經驗累積下來的判斷。

小玉:是。

張東曜醫師:我覺得要把這方面做到最大的放大,才是好事情,那我們如果一直著墨在這些週遭的裝潢,然後什麼...

小玉:頂級的享受啊。

張東曜醫師:對,一來跟我的個性不合,二來我覺得在我們有限資源運用上,也會遇到一些問題,我覺得出來要把事情做好,最重要的是人,你如何把人才聚起來,才是我那時候首要考慮的事情,所以我就把這樣的反差做大,把我自己的訴求寫出來,希望能夠有人認同,這麼多年來,其實我覺得這樣子做,也還真的有效喔,因為剛開始的時候,其實大家不知道什麼是胎兒醫學?那麼我們現在診所裡面最主要員工當然是醫師、放射師、還有護理師這樣子,然後當初我們在找醫師、放射師的時候,大家對胎兒醫學理解都還不是那麼多,認為說那不過就是個產科的一個附加的服務嗎?那就是做做超音波,量量大小?這樣子,但是實際上他還有很多細節可以發揮,所以要把這樣子的概念提出來,其實我們剛開始也遭遇到一些困難,所以我們就用教育訓練讓我們自己的同仁理解,所以讓年輕人希望能夠在這方面有所發揮的人,他們就會靠過來學習。

小玉:嗯,所以其實你在創業初期你其實想的就非常非常清楚,那你的目標也非常的清楚,一心就想要深耕教育,然後一來是為了台灣再去培養一些胎兒的醫學的人才,二來呢,其實你也好像希望一手創立的企業,未來其實可以跳脫這種創業著個人生命週期,可以永續的把這樣子的一個觀念延續下去,那其實我在看了很多台兒的一些資料,我覺得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就是台兒其實它名字是診所,可是你們每天早上要像這個在醫學中心一樣,還要再開晨會,然後還要舉辦這個各種專業的工作坊啊,國際合作學術講座,就是完完全全你把這個診所帶到一個世界等級的水準欸。為什麼、為什麼...

張東曜醫師:謝謝,小玉說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錢都花在這上面啊,所以就沒有時間搞裝潢啊。

小玉:所以我覺得,因為我有看了一段是就是護理人員,還有很多的醫師他們的分享,其實就是說平常可能你看到的診所,他們可能把手上的工作做完了,好,好像就沒事,每天每天固定的事情就沒事,可是你診所的這些醫師跟護理人員,是不一樣的,他們還要準備報告,他們還要不斷的讀書,然後他們還要不斷的讓自己這個精進。

張東曜醫師:對,這一點我是蠻嚴厲的,那其實我獨立出來做的時候,我那時候42歲,那時候有個想法我說,啊,我這樣做起碼,這種生活起碼還要過20年吧,那那個時候我做了一些觀察,我觀察到很多我們的前輩,那小玉剛剛有提到說,其實我們人都有生命週期嘛,那診所如果是以個人來做,當然它會有生命週期,如果要跳脫生命週期,可能要做一些努力,做一些不同的事情,那時候我也看到一些前輩,我覺得他們60幾歲的時候,我覺得大家都有接班的問題,然後,當你年紀越來越大的時候,其實你招募也會困難,大家也知道說你診所可能再幾年就要關了吧,我想到招募會困難,接下來就你同樣的事情,你不精進,一直在重複二十年,對我來說蠻無趣的。

小玉:是。

張東曜醫師:所以我覺得開業這件事情是這樣子,當然開業你要求生存,賺錢當然很重要,但是有趣對我來說覺得更重要,所以我都認為覺得說投資在教育上,讓年輕人靠過來,我起碼可以留下一個專業的團隊,如果他們能接的下來,那當然好棒棒啊,那就就接下來吧!

小玉:嗯嗯嗯。

張東曜醫師:那如果接不下來,那也沒有關係,我們起碼留下一個專業的團隊,讓這個knowledge可以傳下去。

小玉:張院長其實跟一般的同樣業界的人其實不太一樣,因為你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人欸,因為其實很多人他可能在於他自己的診所他可能已經賺很多錢之後,他才會想說那我開始回饋社會,我開始來做教育的培育,可是你沒有欸,你一開始在你一創業的時候,我們剛剛聽到的就是因為也沒有錢,所以做的東西很簡單,所有都花在這個教育上,你在一開始就堅持這樣子做?

張東曜醫師:我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很大,我一開始就打算想要做精。

小玉:做精,哦...

張東曜醫師:然後有趣,然後最後用做精品的概念去做,這是我當初最原先的想法。

小玉:是,確實這麼多年也證明你的想法是對的,你培育了非常非常多優秀的人才。

張東曜醫師:對,我敢說我們診所裡面高手很多,他們年輕人真的很多事情做的比我好了,只是我現在比較有名。

小玉:非常非常可愛的院長,只是你現在比較有名,好,當然就是我剛剛一開始的時候就有跟聽眾朋友分享說,張院長其實是台灣胎兒醫學的權威,然後也是這個台灣非常少數專注這個胎兒醫學的醫師哦,那這些年其實你也一直非常非常希望可以落實,就是全方位的這個產前的照顧,應該是要把這個產檢跟胎檢來分流做,其實你知道我覺得這幾年就慢慢慢慢有這樣子的概念,其實在過去大家就會覺得產檢,其實只要照顧好媽媽就好了,胎檢有這麼重要嗎?因為就像院長剛剛有提到的,一般人就會覺得我就是有去照超音波,就是期待的就是他拍一張孩子可愛的照片讓我拿回家,分享我的孩子到底有多大,我真的是認真的研究了之後,才發現這個胎檢的重要,不只是你要照顧好媽媽,還要有專業、這個專精的人照顧好你的孩子才可以啊,是不是可以請我們院長和大家分享一下,產檢、胎檢分流的重要性?

張東曜醫師:其實對我來說,婦產科醫生最特別的地方,他其實是面對兩個病人,一個是媽媽、一個是肚子裡的小孩這樣子,如果能夠用分工來做,我覺得可能會把照顧的品質做的更好,那在過往很多人的想法可能會覺得說,那我就是照顧媽媽嗎?我做產檢,寶寶只是肚子裡那個的附屬物,那其實還是有一些問題,還是必須要及早做診斷,然後做一些處理,因為現在胎兒治療也可行啦,當然不是所有的病,所以在這樣狀況下,其實婦產科醫生在那麼忙碌的狀況下,能夠有另外一組醫師,專精去做胎兒的診斷,我覺得這樣的團隊會比較好。

小玉:是。

張東曜醫師:所以那個時候我在英國的時候,聽老師講說,其實再過一百年,生產還是只有兩種,要嘛就是陰道產嘛,要嘛就是剖腹產,對吧,除非哪一天有人工子宮吧,目前還是不可行,所以產科醫生可能會進一步分化,有一組人可能手特別巧,他就專精手術生產的技巧,就可能做接生這件事情,那另外一組人可能分化成去做胎兒醫學的診斷,這一段又分成兩組,一組可能專精基因醫學的,另外一組可能是專精影像診斷的,比較像我這一組這樣子,那我覺得那時候我想說,啊,對齁,老師講的對。是啦,我不可能再活一百年,不過這也夠了,那我就走這個方向吧,我就一路走下來,所以我認為把它分成兩組來做會比較好,但是我們現在如果要把胎兒醫學做好,在我那時候剛出來做的時候,我覺得大家不大有這個概念,所以年輕人也不願意進來,所以我們這幾年努力就是要把環境做好,把待遇做好,把條件、把教育訓練這些都做好,讓年輕人願意進來選擇這樣的事情。

小玉:其實我剛剛聽院長這樣子講哦,大家應該會在思考說,哇,胎兒的這個檢查其實是真的很重要,不過等會想要再請教我們的張院長,就是其實我有看到你們有非常非常多的案例哦,因為大家應該都很難想像說,其實我的胎兒如果真的是在媽媽的肚子裡面發生了狀況的話,感覺起來,好像我也只能夠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可是其實你們的團隊其實是胎兒在媽媽的肚子裡面的時候,你們就先行治療,一直到媽媽生出來,是完完全全那個醫療接軌,是沒有縫隙的,所以待會呢我們也可能請我們的院長和大家分享一些案例哦,那我們再請台兒診所的創辦人張東曜院長,再分享一首歌曲給我們的聽眾朋友囉。

張東曜醫師:下一首我們跟大家分享,菊花台,為什麼點菊花台?菊花台周杰倫嘛,我想很多年輕人大概知道他的歌,我覺得這個首歌,一個將軍出來打仗嘛,然後他的愛人在家裡等著他,幫他帶小孩,那我覺得也蠻能描繪,我出來奮鬥打拼、做事業,我太太在家裡顧小孩這樣的情境,跟大家分享。

小玉:當醫師非常的辛苦,然後當這個醫師的家人其實也要有非常非常大的愛哦,那我們就一起來欣賞這首歌曲,那就把這首歌曲送給太太囉。

張東曜醫師:OK。

小玉:我待會再回到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的節目現場,我們稍後回來。

(2018/12/6) 流浪到淡水(小玉家族-心靈雙DJ:張東曜醫師專訪 上集part2)




Part 2 流浪到淡水

-----------------以下為訪談逐字稿

你與我的電台,寰宇廣播FM96.7。

張東曜醫師:專注的力量,我是台兒診所創辦人張東曜院長,你現在收聽的節目是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節目。

小玉:歡迎回到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的節目現場,在今天小玉邀請到貴賓,和小玉一起搭檔當DJ正是台兒診所的創辦人張東曜院長,張東曜院長是台灣少有專注於胎兒醫學,也是胎兒醫學的權威,所以我們先請我們的張東曜院長,先跟我們所有聽眾朋友先打個招呼囉。

張東曜醫師:哈囉,大家好,謝謝小玉邀請,我是台兒診所的院長張醫師。

小玉:其實小玉在訪問之前,我在網路上面或是在新聞報導上面,看到了非常非常多的產婦,都非常非常的感謝我們的張東曜院長,因為呢,在張東曜的這個台兒呢診所當中,其實陪伴了非常非常多的媽媽,生下了一個帶給他們幸福的孩子,然後呢,也讓他們的生命因而有一些些不同,在一開始的時候,小玉想和我們院長來聊一聊,因為院長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的醫學系,其實您在畢業之後,在馬偕完成了婦產科四年的住院醫師的訓練之後,您就到英國的諾丁漢大學人類發展學院,去攻讀這個產科的超音波學碩士,然後回到台灣之後,你又繼續在台北的馬偕紀念醫院,婦產部擔任高危險妊娠科的研究醫師,然後也順利的升上主任醫師哦,後來更創辦了馬偕醫院的妊娠評估中心,其實提到這裡哦,就會看到就是院長您其實一路對於這從醫是非常非常用心的,不管是到英國去念書,或者是再回到馬偕為所有的病患服務,大家應該很想要知道說,你是不是從小就有個夢想,就是以後我就是要當一個非常有愛心、然後非常非常了不起的醫生,是不是可以請院長跟我們大家分享一下。

張東曜醫師:其實沒有欸,我小時候不是想要當醫生。

小玉:欸,那您小時候想要當什麼?

張東曜醫師:其實我小時候最想做的是運動員。

小玉:運動員?為什麼?

張東曜醫師:其實我小時候是羽球隊,所以我喜歡看羽球、打羽球,那像戴姿穎就是我們的偶像這樣。我小時候想要成為這樣的球員,不過,我不是身體條件很好的,所以其實小時候打打,我父母預期我大概也不會有太好的發展,當然不可能像戴姿穎這樣吧,所以國中就順理成章的去安排到升學班去,就一路這樣下來這樣子。

B:什麼時候開始有了想要念醫學院的想法?

張東曜醫師:其實很多事情都歪打正著,只是把握每個機會啦,其實在建中的時候,那時候要分班,其實我剛開始想要學文科,然後後來,在最後一刻鐘才轉成丙組,那就變成念醫科這樣子,其實說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那時候一個機緣吧,我不知道。

小玉:所以,本來是想要念文組。最後一刻的時候就...

張東曜醫師:最後一刻、最後一刻改成丙組。

小玉:所以其實當醫生這件事情,在我們的院長身上看到,他並不是從小就計劃,要做這件事情。

張東曜醫師:其實是歪打正著。

小玉:好,那您從學校畢業之後,在馬偕完成了這個住院醫師的訓練之後呢,你為什麼會選擇到英國去攻讀,這個產科的超音波學碩士的這樣子一個學位呢?特別到英國?

張東曜醫師:其實也是歪打正著,真的是這非常有趣,其實我那時候選婦產科,因為我覺得開刀很有挑戰性。

小玉:是。

張東曜醫師:然後,婦產科又是在醫院裡面迎接生命的科嘛,所以就選了婦產科這樣子,可是後來我到當總醫師那一年,我們總醫師那一年要每個禮拜有兩個時段,要到婦產科超音波室去值班,那我發覺這個超好玩的,因為那個時候我蠻喜歡電腦的,然後超音波這件事情跟電腦相關性又很強,所以我就一頭栽進了就發覺,這好像比開刀更好玩,所以剛好有個機緣,那時候英國有這樣的碩士課程,當初過去其實真的也是歪打正著,其實只是想一圓留學夢,然後就去了,剛好有幸就拜到這個現代胎兒醫學界大師門下,有機會去那邊去學習,就一頭栽進這個領域了這樣子。

小玉:我覺得剛剛聽我們院長這樣子的分享,因為現在應該有很多的聽眾朋友,也許還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到底怎麼走,那或者是我們有很多的家長會覺得說,為什麼我的孩子都不知道我未來做什麼事情?為什麼不及早計劃,我覺得張醫師的這樣子的一個隨著人生的這個改變,他就勇於的去面對這樣子的經驗,其實給蠻多還沒有想好未來要做什麼的人呢,有蠻大的鼓舞的。

張東曜醫師:對,我覺得計劃永遠比不上變化,我覺得如果要跟年輕人講我的經驗也許是應該是自己把自己準備好,然後把握住每個機會。

小玉:真的齁,就把自己準備好,然後機會來的時候,你就全力以赴這樣。那接著我們來聊聊,您在英國留學期間,其實遇到了最棒的一個老師,這樣子的一個學習,對於你回到台灣在工作上面,有沒有什麼樣子的影響?

張東曜醫師: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所以我鼓勵年輕人有機真的到國外去走走,那也許機會就來了,像我記得我出國那時候是1998年,那時候internet才剛開始,其實在台灣對外面的狀況其實並不了解,其實我也不知道去哪裡?當初真的就是想要一圓留學夢,所以就選了英國,然後就去了,去了以後發覺我好像真的來對了地方了,因為到了現地,因為那時候internet沒有那麼發達,所以很多information其實不容易取得,那到了當地才發覺說,唉喲,我真的來對地方了,可是好像來錯學校了,好像有個地方更好?那就毛遂自薦的去自我推薦嘛,那去找老師,那這樣就趕快把碩士課程唸完,然後再到那時候是在英國倫敦的King’s College London那個地方有個胎兒醫學中心,到那個地方去見實習這樣子,就帶了很多新的觀念跟做法回來,接下來就是實踐的過程了,那覺得說我們既然人家可以做到這麼好,如何讓我們趕上國際的水準?那接下來就大概是我後面回來這二十年實踐的過程。

小玉:這種就是說在當時念書的時候,其實發現說人家的胎兒醫學進步,其實跟台灣是有很大的一段距離的,可是我覺得台灣也因為您呢,到英國去留學回來之後,其實有了非常非常大的改變,在胎兒醫學的部分,那您回來之後,在馬偕服務了九年之後,你決定要離職要來創立台兒診所,你當時的初心跟想法是什麼呢?

張東曜醫師:其實一路走來,我覺得我受到馬偕醫院很好的照顧跟栽培,不過,我們在機構裡面,因為機構的關係,我們個人能力被放大,那有些事很好做,可是到了某個瓶頸,有時候也是因為機構的關係,有些事情反而變得不好做。

小玉:是。

張東曜醫師:覺得離開的時候應該是到了。所以我就決定自己出來做了,把我覺得在機構裡面可能做不到的事情,具體的把它實踐出來。

小玉:其實聽著台兒診所創辦人張東曜院長分享他從小,其實就是認真準備,然後準備好自己,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他也隨著這個命運的安排,然後他也是非常的全力以赴的去做,到英國的留學,其實一開始只是想圓他的留學夢,可是在英國遇到了非常棒的老師,然後也改變了他對胎兒醫學的看法,也把這個專業帶回了台灣,那我相信很多聽眾朋友呢,都非常好奇就是他創立台兒診所,初期有沒有什麼樣的困難?包含就是我有看到一段話,我等一下再跟大家分享,我第一次看到有一個診所,剛開幕的時候還寫著告訴大家說,我這裡沒有豪華的裝潢,然後也沒有胎兒的寫真,所有的東西我寧可用在這個教育訓練跟專業上面,然後我所有的傢俱都是用很簡單的,很少人會用這樣的形容詞,為什麼他會要這樣子做,我們待會再請我們的院長和大家來聊。我們現在請院長跟我們分享一首歌曲給我們的聽眾朋友囉。

張東曜醫師:接下來我來分享一首歌曲「流浪到淡水」,就剛好可以回應我這段流浪的過程。

小玉:好,我們一起來欣賞這一首歌曲。然後欣賞完我們進個廣告之後,待會我們再繼續邀請我們台兒診所創辦人張東曜院長和我們大家分享他在創業的時候,一些有趣的事情。我們稍後回來。

2019年1月4日 星期五

(2018/12/6) 引言(小玉家族-心靈雙DJ:張東曜醫師專訪 上集part1)

欲收聽全文請點我

Part 1 主持⼈引⾔


-----------------以下為訪談逐字稿

A:現在時間19點整。

B:這是有你有我的UNI Radio,寰宇廣播FM96.7。
用聲音訴說台灣企業家動人的故事,用溫暖分享台灣職人內在的生命熱情,一首歌、一段記憶,一個夢想的實踐,小玉家族心靈雙DJ節目,用愛讓世界更美好。

各位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聽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節目,我是您的主持人小玉,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節目在每週四的晚間7點到8點首播,每週日上午11點到12點重播,收聽的方式除了您在桃竹苗的收聽範圍之內,你可以透過收音機收聽之外,那你在外縣市或是世界各地的聽眾朋友,也可以透過寰宇廣播電台的線上收聽,以及下載寰宇電台的APP就可以無國界的收聽我們的節目了。

在今天的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節目的一開始,小玉要和大家來分享,我非常非常喜歡的一位義大利中世紀詩人但丁他所說過的一句話,可是在分享之前呢,我先讓大家可以認識一下這位了不起的人物,他是現在義大利語的奠基者,也是呢,歐洲文藝復興時代的一位開拓的重要人物,我相信有不少的聽眾朋友,對於但丁的史詩神曲有非常大的印象,因為他這部神曲呢,是流名後世的,他在義大利被稱為至高的詩人,然後義大利語之父,他也是歐洲最偉大的詩人,也是全世界最偉大的作家之一。

我非常喜歡他說過的一句話,『世界上有一種最美麗的聲音,那便是母親的呼喚』,因為我自己也是一位母親,所以聽到這一句話,我就會覺得有非常非常多的感動,一個小女孩從女孩變成女人,從女人變成媽媽,在整個迎接新生命的過程當中,我們必須經歷非常非常多的改變,但是每一次的改變,都想要讓自己成為更好的媽媽、更好的自己,在整個蘊育新生命的過程當中,有的時候也許不舒服、也許有非常非常多的不方便,但是只要想到產後可以看到孩子平安的出生,那種喜悅是不可言諭的,所以,母親懷胎十個月的心情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如何讓一位母親,在蘊育孩子的過程當中,可以得到全面的守護,這也是一門相當不容易的學問,所以在今天小玉特別為聽眾朋友邀請到台兒診所的張東曜院長,院長會在我們的上下兩集的心靈雙DJ節目當中,和大家分享他是如何的推廣實踐胎兒醫學,培養專業的人才,以及屬於他的人生哲學跟工作價值,那在我們小玉家族的粉絲頁,預告一PO出我們有非常非常多的聽眾朋友,有200多個聽眾朋友已經按讚,先鼓勵我們了,在預告的同時,大家也有留言,包含我們的亦菲 、Cindy,她說我最期待的就是一個星期當中的禮拜四跟禮拜五,禮拜四就是「心靈雙DJ」,禮拜五就是晚上8點到10點的「孩子我懂你」節目,謝謝我們的Cindy;包含我們的明珠,還有麗華姐 ,她說:「真的,娶到一位好老婆,可以讓張院長無後顧之憂,好好發展他的工作」,說實在的,當醫師真的很辛苦,三更半夜的必需要隨傳隨到,真的非常的偉大,我覺得每一位從醫的人員,都是很了不起。還有我們的素菁 、黃忠誠大哥 ,還有,孩子我懂你的愛心顧問律師,我們的家豪律師也和大家分享,他說:「小玉,我兒子的高層次超音波,就是由我們的張院長親自照的,所以院長真的非常的專業。」,這是在我們預告的時候,我們的聽眾朋友,就在我們的小玉家族粉絲頁先給我們非常非常多的鼓勵,也期待我們這上下兩集的播出。小玉也邀請聽眾朋友到小玉家族的粉絲頁按讚,也可以看一下我們的預告的文章,那在今天的節目當中你有任何的收穫,也可以留言,來給我們鼓勵一下囉!

那在節目一開始,小玉就讓聽眾朋友先來聽台兒診所張東曜院長,他和大家分享的人生座右銘,欣賞完之後,進個廣告,廣告過後我們就進行小玉家族系列心靈雙DJ的深度對談。

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

我說:『超音波是測量用的,不是寫真用的』

日期:2019/01/02
文:張東曜醫師

有胎兒3D寫真這種事,大概是從20年前開始,從此,我不敢說一整個地球,但世界上確實有很多的孕媽和很多的產科醫師從此畫錯重點,包括留學前的我。

1997-1998年時,我是馬偕婦產科的總醫師,全台灣大概只有台大有立體胎兒超音波,大家驚為天人。不過,腦筋動得快的廠商很快地就在台北某些貴族醫院設置了『胎兒影像中心』,找來了一些技術員,做起自費胎兒寫真的生意來。診斷不是重點,消費才是王道,一切以客為尊,做完寫真,還可以列印T恤、馬克杯,跟我們去迪斯尼樂園一樣。一時之間,認真做診斷的人,不但難以維生,還看起來像個書呆子。

我做總醫師時,就決定出國學胎兒超音波。那時,腦袋裡還沒有胎兒醫學是個獨立次專科的概念,所以到處跟人家說,我要出國學『立體超音波』,好讓其他人了解,我不是出去玩的。那時,天真地以為,我只要學會『立體超音波』,胎兒異常就再也難不倒我。

到了英國後,一開學,我才發覺,怎麼沒有『立體超音波』。我跑去跟老師抗議,老師說,不好意思,真的沒有,這樣吧,除了我,本院放射師科還有一位胎兒超音波專家,我也讓你過去學學,如果覺得還學不夠,我再幫你想辦法。

沒多久,我服氣了。我發現重點根本不是『立體超音波』,而是『背景知識』,你懂才知道你要看什麼,超音波不過是個呈像的工具,讓你測量,讓你証明你的推敲是對的。立體超音波也不過就是一堆平面超音波的集合,如果平面都看不懂,給你立體,你也看不懂。

我還記得,我在英國King’s College London跟著Nicolaides教授學習時,有位埃及來的貴婦拿著當地醫師給的立體超音波照片遠赴英國求診,說胎兒有水腫。但是,教授現場檢查時沒有水腫,從帶來的照片上也看不出來那裡水腫,不知要呈現什麼。結果,我發現,教授的脾氣真的不大好、、、

結果,我在英國的時間,完全沒有碰到立體超音波,倒是紮紮實實打下胎兒醫學的基礎,知道如何好好地做測量、好好地做推敲、好好地做驗証。

台兒有沒有立體超音波呢?有,但不是拿來做胎兒寫真用的,這是物盡其用。請不要來台兒跟我或同仁要胎兒寫真,這是人盡其才。

『超音波是測量用的,不是寫真用的。』

相關連結: 


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

『我只是比較有名而已、、、』,台兒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日期:2019/01/01
文:張東曜醫師
這些年來,我也教了不少學生,這滿好的,人都會老。值得高興的是,也有越來越多的人,把胎兒超音波當一回事,當成一個次專科來尊重,而不是大醫師們的高級CR(總醫師)。
行外人,搞不清楚醫師的升遷管道,常常以為最大的是『總醫師』,這個想法錯很大。簡單說,畢業前去實習,叫『實習醫師』。畢業後,選定專科,到醫院從最低階的醫師做起,叫『住院醫師』,簡稱R (Resident),就是叫你住在醫院,好好練功的意思啦。通常,住院醫師的最後一年,叫『總住院醫師』或『總醫師』,簡稱CR (Chief Resident),差不多是大師兄、大師姊的意思。

『總醫師』是科內運作的要角,對上要伺候各級前輩醫師,對下要招呼各級住院醫師,是不是能服從領導,而且有領導能力,就要看『總醫師』做的好不好。所以,為了前途,大家做總醫師時,總是『戰戰兢兢』。如果順利通過專科醫師考試並在科內晉昇,才會稱為『主治醫師』,如果沒缺或沒被晉昇,就要自謀生路。

剛晉昇的『主治醫師』,因為還有很多需要磨練的地方,而且業務較不繁忙,所以常被資深的醫師叫去幫忙,除了多學習,也多曝光,讓自己的學識和技術慢慢得到同道和患者的認可。其中,被叫去幫忙看超音波,也是常有的任務之一。

不過,胎兒超音波是這樣的,一般的,簡單的,算做工,有事弟子服其勞,CR來就好。看不懂的呢?很難的呢?是換前輩出馬嗎?前輩是超音波專長嗎?
還是全部換專業的來會比較好?

所以,我一向主張,產科系應進一步分化出『胎兒醫學』次專科來,並進一步細分為『影像醫學』和『遺傳診斷』兩個專長,以有效招募年輕醫師投入,並當成一輩子的事業,才能廣泛提昇產前超音波診斷和遺傳診斷的水準。

所以說,孕婦不但要好好做『產檢』,也要好好做『胎檢』,同時得到兩個不同專業的照護。

這幾年來,來過台兒學習的醫師、技術人員也不少了。我多麼希望他們也有一個很好的環境可以發揮。我一直在營造這樣的環境,讓團隊的力量可以發揮出來,用集體智慧來解決困難的問題。

所以,我才說,『我只是比較有名而已、、、』台兒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一天,總會來到。

Banner:左起,台兒周昱青醫師、吳佩臻醫師、林丹薇醫師、池宛玲醫師、楊子逸醫師,攝於第十屆台兒胎兒醫學工作坊(2018/11/03)

【台兒活動】第一次看👁先天性心臟病💓就上手!?小兒心臟科醫師都幫你開外掛了,能不來聽課嗎XD

台兒診所/孫碧遠 2019/10/08 由於今年(2019年) 6/29舉辦的『胎兒超音波培訓課程-初階班』得到學員們的熱烈迴響,因此台兒即將在10/19開辦第二次的胎兒超音波培訓課程。 本次的課程,將把重點放在胎兒超音波最困難的心臟和腦部。而在...